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TNT】The rose&the sun /代发

#TNT无差
#画家纽!作家托马斯!
#有真人世界代入。
#托马斯的女朋友是Teresa.
#托马斯微抑郁症
#没有对任何角色抱有恶意,纯属剧情需要。
#推荐bgm
[If I die young]
[Black sheep]

原作在这里。@Elvis._ 









"告诉他们,我曾经度过美好的一生。"

"然后是玫瑰花死于太阳的炙烤下。"



他看到了那位画家在玫瑰花海里将淡雅的笔触点在白净的画纸上。不过与花海不同的是,他的玫瑰是金色的。








————————————————————

托马斯压了压帽子,堵住有些刺眼的阳光。他经常光顾这片花海,这能为他带来或多或少的写作灵感。托马斯没有钱供他自己四处游历收集灵感,他只是没有什么名气的青年作家。


他眯着眼睛抬眼望去,绿色草地和叶片看起来清凉无比,红色的玫瑰零零星星地点缀在绿色幕布上。

大自然的杰作,玫瑰自然是天之骄子。


在玫瑰海的某处,坐着一位青年。他看起来和托马斯差不多大,一头金发看起来就像是太阳最温柔的亲吻。他微抿着嘴唇,蹙着眉头在画板上调配着颜色。

是位画家。


穿过花丛,丝毫不在意尖刺在本就有些破旧的裤子上划出一些白色的痕迹。托马斯安静的站在画家的身后,看着画布上略显凌乱的笔画。他甚至看不出来那些是什么,因为最基本的色调与玫瑰完全不搭——金色和绿色。

托马斯开始对这位画家感到好奇了。他见到过很多画家并与之合作过——小说或诗集的配图。大多都是根据客观来描绘,几乎没有人把蝴蝶画成绿色,或者把玫瑰画成金色。


然而这位画家这么做了。

托马斯就这样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画画一直看到傍晚。发暗的阳光让这位青年的头发看起来有些凄凉的气息。

画家转过身收拾东西的时候,才看到他。

"喔——"

"抱歉,我吓到你了。"

金发画家发出轻声的惊讶声,托马斯赶忙道歉来弥补自己的唐突。

"我看你画画很久了,我觉得它们很棒——我是说,金色的玫瑰。就像你的头发一样好看。"

托马斯看着他的眼睛,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道。因为他的精力完全在画家的眼睛上——那仿佛蕴了蜜糖的颜色。

"谢谢你。我是纽特。一个无名画家。"

哇喔。还是好听的伦敦口音。

托马斯赶忙握上他的手。

"我是托马斯。是个作家,同样没什么名气。"

寂静往往是最令人尴尬的。两个人握着手,不知道该以什么进行下一组谈话。短暂的沉默后,两人同时开口。

"托马斯我——"

"纽特——"

"托马斯你先说。"

"喔..好。纽特,你明天还来吗?这里的确是个找灵感的好地方。"

"我会的,我的玫瑰还没有完成。"

画家笑了,晃一晃背上的画板。

"明天见托马斯。"

"Bye!"


托马斯看着纽特背着画板走出玫瑰园。他知道该写什么了。





托马斯打开笔记本,抿着嘴唇在一个厚厚的本子上写下一行行细密的文字。

——————————————
然后迪伦看到了他,在玫瑰园里用平淡的笔触一点点地在画布上描画着一片玫瑰。或许是视野所及的那一片,略微杂乱的笔触却能反应出这味金发画家的内心。

"温暖的雪花。"

迪伦在心中这样形容到。


——————————————


"Hey sweetie.你很久没有写东西了。看起来你找到了灵感,congratulations."

一个金发女孩儿进屋坐在托马斯旁边,说完在他的嘴角留下一个吻。托马斯兴奋地点点头,继续把注意力转移到本子上。

纽特。

在文字从笔尖泄出时,这个名字也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