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九辫一个无题片段。

云雾绕山。:

副官九 X 军官辫 (初见的场合
ooc归我。
九辫首作竟然是个短打。


想要repo。拜托了。
幸会,百里烟。

杨九郎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颀长的身板挺拔而骨感,土黄的军装板板正正的裹在身上勾勒出极尽禁欲的味道。二指来宽的皮带往腰上一缠,姑娘见了都要眼红几分。脚上一双军靴擦得锃亮,一双黑色羊皮手套覆着那双骨节分明纤长好看的手。头发全都一丝不苟的背上去,面堂上白白净净分明一张书生的脸,可一双丹凤吊梢眼偏是藏着媚人得意味,撩人心弦又拒人千里。粉嫩的一双薄唇只消一抿便是个让人难以捉摸的笑意,活脱脱的一只狐狸。

可杨九郎心里可都跟明镜儿似的,眼前这个男人长得文气,可要是他一跺脚,这天津城里甭管是官儿爷还是地痞流氓,都得恭恭敬敬的低下头来喊声二爷。

张九郎正看着那好看的男人发呆,那双手就慢吞吞的摸上自己后腰,从枪套里摸出了手枪。杨九郎还没琢磨过来呢,就听见枪栓咔咔几声响,再回过神来黑洞洞的枪口就对上了自个儿脑门儿。

好看的男人眉毛一挑,笑了。他张口就问:
“小眼儿八叉的,盯我那么长时间,嘛呢?”

这声音是真好听。杨九郎想,就是折这儿也值了。

tbc or end.

Lemonade.

灵感来源- Mili的单曲《Lemonade》http://music.163.com/song/554245890/ (@网易云音乐)
TNT无差。ooc高亮。最近都是意识流短打。

*Lemonade


空气中飘散着柠檬的清香。孤冷的曦光透过茶色的玻璃,不偏不倚的照进盛着柠檬汁的容器中。玻璃容器将阳光折射到地面上,那是一片耀眼的亮斑。



冰块在杯子里叮叮咚咚的响。水滴在杯壁聚集又滑落,在木地板上留下水痕。Thomas揉着太阳穴,地板上是散落的衣物与纸张。他走的有些趔趄。然后空荡荡的房子里响起肉体与地面接触的巨响,Thomas被那只伊塔拉杯狠狠绊倒,玻璃杯倾覆借着惯力溜出去好远。他的衣服被柠檬水浸湿,凉意一点点渗入皮肤,他慢慢的蜷缩起自己像在母亲的羊水中的孩子。冰块和柠檬片撒了满地,馥郁的柠檬清香将纸张沾湿,笔墨被水晕开再也看不清晰。Thomas鼻尖萦绕着酸楚与苦涩让他分不清这究竟是嗅觉上的刺激还是生理上的反应。Thomas的半个身子都被浸湿了,木质地板上留下了深色的水痕。这意味着柠檬水已经渗进木料里面了,就像无论如何都不想要Thomas清理干净一样。Thomas的双肩有些颤抖:


“Newt.”


房间空荡荡的,没人回答他。
冰箱上贴着一句话——“You make the best lemonade in the world.”但是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那么说了。再也没人陪他迎接第一缕阳光。
Newt走了。

以后的柠檬水总要浪费很多了。




“我多么希望喝下它的人是你。”

【TNT】The rose&the sun /代发

#TNT无差
#画家纽!作家托马斯!
#有真人世界代入。
#托马斯的女朋友是Teresa.
#托马斯微抑郁症
#没有对任何角色抱有恶意,纯属剧情需要。
#推荐bgm
[If I die young]
[Black sheep]

原作在这里。@Elvis._ 









"告诉他们,我曾经度过美好的一生。"

"然后是玫瑰花死于太阳的炙烤下。"



他看到了那位画家在玫瑰花海里将淡雅的笔触点在白净的画纸上。不过与花海不同的是,他的玫瑰是金色的。








————————————————————

托马斯压了压帽子,堵住有些刺眼的阳光。他经常光顾这片花海,这能为他带来或多或少的写作灵感。托马斯没有钱供他自己四处游历收集灵感,他只是没有什么名气的青年作家。


他眯着眼睛抬眼望去,绿色草地和叶片看起来清凉无比,红色的玫瑰零零星星地点缀在绿色幕布上。

大自然的杰作,玫瑰自然是天之骄子。


在玫瑰海的某处,坐着一位青年。他看起来和托马斯差不多大,一头金发看起来就像是太阳最温柔的亲吻。他微抿着嘴唇,蹙着眉头在画板上调配着颜色。

是位画家。


穿过花丛,丝毫不在意尖刺在本就有些破旧的裤子上划出一些白色的痕迹。托马斯安静的站在画家的身后,看着画布上略显凌乱的笔画。他甚至看不出来那些是什么,因为最基本的色调与玫瑰完全不搭——金色和绿色。

托马斯开始对这位画家感到好奇了。他见到过很多画家并与之合作过——小说或诗集的配图。大多都是根据客观来描绘,几乎没有人把蝴蝶画成绿色,或者把玫瑰画成金色。


然而这位画家这么做了。

托马斯就这样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画画一直看到傍晚。发暗的阳光让这位青年的头发看起来有些凄凉的气息。

画家转过身收拾东西的时候,才看到他。

"喔——"

"抱歉,我吓到你了。"

金发画家发出轻声的惊讶声,托马斯赶忙道歉来弥补自己的唐突。

"我看你画画很久了,我觉得它们很棒——我是说,金色的玫瑰。就像你的头发一样好看。"

托马斯看着他的眼睛,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道。因为他的精力完全在画家的眼睛上——那仿佛蕴了蜜糖的颜色。

"谢谢你。我是纽特。一个无名画家。"

哇喔。还是好听的伦敦口音。

托马斯赶忙握上他的手。

"我是托马斯。是个作家,同样没什么名气。"

寂静往往是最令人尴尬的。两个人握着手,不知道该以什么进行下一组谈话。短暂的沉默后,两人同时开口。

"托马斯我——"

"纽特——"

"托马斯你先说。"

"喔..好。纽特,你明天还来吗?这里的确是个找灵感的好地方。"

"我会的,我的玫瑰还没有完成。"

画家笑了,晃一晃背上的画板。

"明天见托马斯。"

"Bye!"


托马斯看着纽特背着画板走出玫瑰园。他知道该写什么了。





托马斯打开笔记本,抿着嘴唇在一个厚厚的本子上写下一行行细密的文字。

——————————————
然后迪伦看到了他,在玫瑰园里用平淡的笔触一点点地在画布上描画着一片玫瑰。或许是视野所及的那一片,略微杂乱的笔触却能反应出这味金发画家的内心。

"温暖的雪花。"

迪伦在心中这样形容到。


——————————————


"Hey sweetie.你很久没有写东西了。看起来你找到了灵感,congratulations."

一个金发女孩儿进屋坐在托马斯旁边,说完在他的嘴角留下一个吻。托马斯兴奋地点点头,继续把注意力转移到本子上。

纽特。

在文字从笔尖泄出时,这个名字也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

【二十四节气】立冬

狼人T/梅花鹿精N 斜线有意义。

私设。

特别鸣谢手癌群里的所有太太给我动力。

其实是想要着重笔墨写鹿角缠着小灯的Newt,发现我写不出他的一分好。哭泣。

强行立冬一波x

欢迎捉虫。

以下正文。

 

       大地要封冻了。

      树上最后一片叶子落在Thomas的鼻尖,他打了个喷嚏。毛茸茸的大尾巴打在地上带起一小片尘土。冷风蹭过他的皮毛,但他不觉得凉,他已经换好了能够让他在冬天不至于冻死的皮毛。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过冬的粮食。

      

       嗯…他经常忘记自己是个狼人。比起在城市生活,他更喜欢以狼的身份活在森林里,那样让他觉得更自由些。Thomas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森林里,远处的城市闪烁着灯火。偶尔能看见一缕在夜幕下变成紫灰色的烟,Thomas知道,那意味着冬天快要到了。

       

       就在Thomas蹲坐在公路旁看着远处的灯火的时候,他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脚步声。要知道,这年头皮毛交易的来钱速度只比抢钱慢半拍。Thomas警觉的回头,前爪压地伏低了前身,粉红的舌尖舔过尖利的獠牙。他喉咙里发出危险的呼噜,耳朵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微微抖动,优秀的夜视能力让他看清楚那脚步声的主人—一个金发的男孩儿。他看起来可不像是猎人,如果忽略他头上突然冒出的鹿角的话。

 

    双方看见对方之后都不约而同地愣住了。小鹿很明显是被突如其来的天敌吓到了,而后者是…笑的。Thomas笑的在地上打滚,甚至忘记了这可能是他最后一餐丰盛的肉食。这样就让小鹿有机可乘,于是他蹑手蹑脚的光速逃跑。等Thomas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跑远。那只鹿跑得并不快,他的脚有点跛。

 

    再见到那只鹿的时候,是在城里。冬天的森林太过寂寞,Thomas决定去城里找些乐子,总比在林子里饿肚子好。  这期间他找遍了整个森林想要找到那只鹿,那只鹿有着漂亮的棕黑色眼睛,柔软蓬松的金色短发还微微打着卷。而想到他Thomas第一个念头并不是肚子饿,而另一种异样的繁复的情感在他胸腔里翻滚。如果我们的狼崽子懂得的话,他就会骂一句:

     

    “该死的一见钟情。”

 

     天空飘起了雪花,零点之后的街道只剩霓虹闪烁。Thomas独自站在清冷街头,雪浅浅的在他肩上落了一层。他也不在意—他无处可去。他正想去公园里找几张报纸凑活一晚,他低着头走过十字路口,头上却响起一个声音把他叫住。

 

     “是你吗?狼先生?”

    

     Thomas抬起头望去,直直的撞进那双棕黑的湿漉漉的眼睛。那双眼睛映着月光,也藏了星星,还有城市的霓虹闪啊闪啊,但不变的是归属于森林的剔透,金色的蓬松的头发被微冷的北方吹的有些凌乱。Thomas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你要上楼坐坐吗?”

 

     天呐,他邀请我上楼坐坐。万一我一个没忍住吃了他怎么办,啊不会,今天晚上我吃了够多。就…上去坐一会吧。就一会儿。

 

     Thomas飞快的与自己做着思想斗争,最后他一直不明白的情愫占了上风。鬼使神差的,他迈开步子,向食草系小鹿的家里走去。小鹿家里很暗,用来照明的光源是圣诞节那种装饰的彩灯,只不过都被换成了日光灯。Thomas双手插兜抖落了肩头的雪,四处细细打量了一下。

 

     “你好…我是Newt。”

 

      天敌给他的压迫让Newt的声音有点发抖,但他依旧扬起笑脸并向他伸出手去。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Newt的笑容被恰到好处的光线渲染的柔和,灵动的一双鹿眼含着星光,昏暗的灯光让两人的气氛变得暧昧。Thomas低头看着他,觉得心里冒出了什么。

 

    “Thomas.”

 

     他伸出手握住Newt的,有点凉。两个人越凑越近,Thomas敛眸,看着Newt的鼻尖,两个人的唇几乎快要贴在一起。Thomas眨眨眼,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不知所措的偏过头去。用舔嘴唇的方式来掩饰尴尬。他忽然明白了,自己可能喜欢上了这只小鹿。

 

    “我…。”

 

    两个人同时开口。对上了目光后又偏过头去。Newt的脸悄悄的红到了耳根,鹿角也悄悄的冒了出来。那对鹿角的形状生的颇为好看,像是腊梅苍劲有力的枝干。Thomas伸手扯过一串小灯,把它缠在Newt的鹿角上。金发的男孩笑意更甚,日光小灯错落在鹿角之间如同熠熠的星光。小鹿向他眨眨眼,Thomas心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崩塌,他确定,他是喜欢这只小鹿的,并且超越了只对猎物的喜爱。

 

     两个人再次靠近,两个心隔着皮囊火热而激烈的碰撞在一起。Newt无心去想他做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爱上天敌可能是他这一生做的最出格的决定,可他不在乎了。他抛弃了所有的理智去狂热的爱上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那种感觉真疯狂。

 

      Who cares?

 

     Thomas抱住他,然后他们接吻。

 

     大地开始封冻了,今日立冬。


借个火。

*意识流片段。ooc预警。



Thomas站在灯红酒绿的街口。云层翻滚着淹没阳光,天色变得昏昏沉沉,偶尔有几只麻雀扑棱着翅膀低飞过天空。
Thomas单腿蹬着路灯杆斜斜的站着,不时左顾右盼一下—他在等人。本就阴郁的天色变得更加昏暗,路灯亮了,橙黄色落了Thomas一肩。柔顺而蓬松的头发为他的脸庞投射下阴影,他从兜里摸出烟盒跟打火机,然后弓起身子,把烟叼在嘴里,用手拢住打火机的火焰小心的将烟点燃。火光让他的脸容清晰了些,但也只是一瞬。呼出的烟雾又让他朦胧起来了。



诱人而神秘的金发恶魔。




Thomas拒绝了所有人的搭讪,直到一个黑发男人叼着烟走向他。


“You’re late,Dylan.”



Thomas咧开嘴角笑了,英国口音带了点烟草熏染的沙哑,听起来像是恶魔的低语。他浅浅吸了口烟,将烟雾都喷在Dylan脸上。Dylan不说话,看着他只是笑。然后他伸手揽住了Thomas的脖子,他衔着的烟头不断靠近Thomas的那根正燃着的,Dylan好看的蜜糖色眼睛轻轻眯起,仔细的翘着那两个已经贴在一起的烟头,未燃起来的那根微微被烤焦,Dylan吸了口气,烟头便冒起星星点点的红光。他的手已经顺着Thomas的后颈摸进了他的金发里,那种手感像小动物,毛绒绒的。
想到这儿,Thomas笑了笑。 两个人现在的姿势从后面看就像是深吻着的恋人。等烟草的苦涩滚过他的味蕾之后,Dylan松开手后退一步,骨节分明的手指夹住烟嘴,Dylan也呼出一口乳白的烟雾,两人的吐息被路灯染成了甜橙的颜色。明灭的橙色从一点变成两点。
这时候Thomas的身体离开了路灯,他一手夹着自己的烟,又伸手拿过Dylan衔着的烟。

Dylan抱臂看着他,带着笑意。然后Thomas凑过去,吻上了Dylan的唇。Dylan扣住Thomas的后脑,舌肆无忌惮的闯入Thomas的口腔攻城略地,Thomas手里夹着的两支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扔到地上,他的手攀上Dylan的后背,迷蒙的烟雾使两人之间更加暧昧,Thomas将烟渡给Dylan,苦涩再次蔓延。两个橙色的光点紧靠在一起,像路灯下的他们。

【Thomewt/知乎体】你见过哪些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首次尝试知乎体,格式不对欢迎捉虫
*TMR处女作,TNT无差,ooc属于我。不接受无脑喷。
*有瞎编成分。不接受请慎入。
*欢迎理智轻喷x
*我是阿哑。


你见过有哪些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
如题,你见过哪些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
419人关注 233条评论
邀请回答 添加答案
214人赞同
———————————

匿名回答:

泻药,匿了。

我见过最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应该是…呃…我的恋人?嗯…应该可以说是恋人吧,其实我还没跟他当面表白。

他有一头自然微微卷起的金发,那种颜色像是阳光照耀下麦浪翻滚的颜色,他很瘦,脚有点跛。笑起来像是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

我很爱他。

一开始我们只是朋友,哦对,那时候他的脚还不跛。但在经历过灾难洗礼的世界里有个像他一样的朋友真是再好不过了!!但很快,我的公司要求我和我的同事把他和另外一群小伙子送进迷宫里进行一场实验,为了提取他们大脑中受刺激后产生的抗体物质来制作血清对抗灾难带来的病毒。我们被公司告知要彻底的封锁实验体的记忆。说实话,我很难过。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了顿饭,我弄来了一些酒。他喝过酒之后话明显的多了起来,也变得更爱笑了(虽然他以前就很爱笑。)。但我笑不出来。我很容易就被他看穿了,他让我说出来。

你们知道吗??他简直太犯规了!!

他的眼睛,那双黑棕色好像冬季的枫树树干一样颜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干净极了。被他注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件事了!

但我不忍心打破他眼里的宁静,我帮他收拾好了碗筷,就匆匆离开了。我觉得我那时候的样子一定逊毙了,像个逃兵一样。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我从那时候甚至更早就开始喜欢他了。我甚至在为他洗去记忆的时候私心地保留了我们两个人的小片段,但被上级发现了,同时也让我一段时间内禁止参与该试验。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他。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看不下去我公司这种毫无效率的实验,在我准备实施反抗后,我也被他们扔进迷宫去了。毫无例外的洗去了记忆。但我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他。他还是老样子,逆光站着,笑容灿烂,像个天使。

哦嘿等等等等…。我好像偏题了。

关于他不按套路出牌吗…。我觉得在现在这个和平年代里你们应该都看过狗血肥皂剧,那种女主角在最后一刻自我放逐了一样。但我不想这么说他…真的…真的。

这段经历很令我心痛。
他感染了病毒。

从小臂先开始的,他也是第一个跟我坦诚的。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他情绪波动很大,我说了营救计划,他突然猛地一拍桌子,揪着我的领口,几乎快要把我扔在墙上,力气大的不像他。然后他压住我的胸膛,大声的冲我吼“DON'T LIE TO ME !!”,当他这么做的时候我觉的得不对劲,后来我在天台上找到他,他坐在边缘晃荡着双腿,漫无目的的看着这片废墟。他听见我的脚步声,回头看着我。他说觉得瞒不住了,然后掀起袖子,我看见了他白皙皮肤下狰狞的青色血管。

哦天哪我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我现在拒答还来得及吗??

————第二次更新————

嗯…很多评论想知道后续…那我就当怀念一下我的爱人吧。我真的很想念他。

后来我们潜入进了The Last City,就是那个大洋彼岸的废墟景点儿。在那个晚上,民间组织的首领Lawrence开着他的自爆卡车高举着仙女棒进城了,这是我后来听Brenda女士说的,就是那位写书的Brenda女士。

那个交战的晚上,火舌卷过黑夜的边缘,把夜照的像白天。房屋不断的倒坍,轰隆隆的声响和滚滚的烟雾,硝烟的味道与血腥的味道,这些都像是被放大了千百倍。他大口大口的吐着污浊的血液,棕黑色的双眸渐渐变得浑浊起来,以前里面藏着的小星星都变成了雾气氤氲在他眼里。他虚弱到甚至没有力气走路,我只能连扶带脱的带他在接天火光中不断藏匿。他喘着粗气,扯下他随身带着的项链塞进我手里,放到现在这叫做死亡FLAG。他看着我,眼里映着火光,纠结着清明与欲望,他不断的念叨着让我拿好。

啊…为什么上天一定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我需要喝一杯平复一下心情。

放心吧,我会把我们的故事说完的。


编辑于2018-3-17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
评论:

Glade知名厨师:man,别逞强了。我们都知道的。

吃瓜群众1:楼上看起来像是知情者。

吃瓜群众2:这段故事好像…Brenda的书里一笔带过了。答主是Thomas先生吗?

——————————————

第三次更新

好的,我回来了。回答评论的问题,是的,我是Thomas。

让我继续吧。

在离接应还有几分钟路程的时候,他开始神智不清。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而狠狠的摔在地上,他嘴里含糊着血液嘟囔着让我快走。他喉咙里开始滚出低吼。但我也听见他挣扎着微弱的喊着Tommy。我根本说服不了自己不带他走。

我甚至还没有跟他表白,我怎么能走。

我不停的向他重复着,我在,我是Thomas。可是我看见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嘴里净是不成句的词汇与那些只属于狂客们的怪调。他努力维持着少有的清明,举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我不能让他开枪的。

于是我打掉了他手里的枪,他好像彻底被激怒了,悲嚎着冲向我。转化令他痛苦,我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刺痛。他发疯一样胡乱的进攻着我。曾今麦浪一般的金发变得枯槁,被污血粘连在一起。青黑的血管已经蔓延到了脸颊。棕黑色的瞳孔变成翻滚蒸腾的暗红。

他的清醒时断时续,他不断的请求我杀了他,又一下一下毫无章法的攻击着我。我到现在都能想起那句颤抖着,绝望的近乎低吼出来的“Please,Tommy,Please.”

他抽出来匕首,继续向我扑过来。甚至有一次他把我压在地上,刀尖顶在我心口,透过单薄的衣料已经刺破了皮肉。鲜血的味道对他而言应该极具敏感。可我却我感觉到他顿了顿,然后继续向下施力。那感觉很痛,但后面发生的事情更痛。我推开他努力的站起来,几步远的他握着刀,一步步向我走过来。火光中他那张布满血污和血管的苍白的脸依旧带着癫狂的美感。他走到我面前,狠狠的把我拥进怀里。

没有印象之中的疼痛。但我真真切切的听见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

刀柄硬硬的顶在我胸口。他在最后一刻将自己的手腕用一种近乎扭曲的刁钻角度反转,把匕首送进了自己的胸膛。我听见他在最后喊了一声:

“Tommy.”

然后他倒下了。

到了避风港,在这个新的文明社会发展平稳后,最初的一帮人继续开始了疫苗的研制和对狂客的研究。我偶然听了一次Vince的讲座。那时候我觉得,我的爱人真的太不爱按照常理出牌了。

Vince说,狂客们发狂时处于一种无意识不清醒的状态中,只会最低级的咬人戏码。谈判、使用武器等类型的狂客,就研究结果而论,是人类思想占上风的。

他的那把刀这下真正刺进我的心脏了。明明他可以得救,为什么要装作发病。我甚至来不及告诉你我爱你,组建起新的家园的目标明明就在眼前了,你却放弃了。自那以后,我每天夜里梦到的都是他,各种各样的他。

Newt,你可真不爱按常理出牌啊。

编辑于2018-3-20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

由于作者的设置,您不能在此评论。

【林秦】松间鸦

这是最最开始的脑洞。
因为这个片段起了想要写林间鸦的心思。
OOC我的。

一个关于野心与爱的故事?(误)

最后的最后。林涛的手探到自己后腰,取下了那把从秦明那儿死皮赖脸顺过来的枪,枪身黑的发亮,看上去被保养的很好。 秦明在林涛前面两步左右的位置,灵敏的听见了金属枪栓碰撞子弹上膛的声音。后者的脚步声渐渐急促起来,秦明也不跑,反而站在了原地。他听见皮鞋鞋跟踏地的声音在他身后停下。紧接着,枪口顶在他第七颈椎的位置。 秦明打了个冷颤,“枪口好凉。” 他想。


两个人都应该猜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在见面的时候。 秦明很从容。他声音里带了笑意,重复了一遍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林涛说的话。“久仰林先生大名。”然后秦明慢慢转过身,抽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刀刃毫不留情的顶在林涛的脖颈上。 有点疼。 但秦明深谙人体构造。那个位置割破后很难死人。 林涛见他转身也不意外,冰凉枪管上移至脸颊反复的磨蹭,不时轻戳。秦明继续说着“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


秦明看见林涛眼里复杂的情感。他甚至能够断定林涛内心深处有多么的挣扎和绝望。秦明想笑,神情却依旧如常。可他眼里却也多了悲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秦明自顾自的开口,“你要我手底下地盘,权利,人脉。可你知道有我秦明在一天,你拿到的那些就不会被人认可。” 秦明直勾勾的看着林涛的眼睛,他的目光湿漉漉的,眼眶有点潮湿泛红。林涛静静听他说着,秦明的话像是一把剪刀,把那些缠绕在他心里对于权野欲望的藤蔓一一剪掉。然后林涛不得不狼狈的面对他小心翼翼藏好的,对于秦明的一颗热腾腾的心。“所以你只有杀了我。我明白。” 秦明的嘴角挂上自嘲,放下了拿刀的手。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将白皙而脆弱的脖颈完全的暴露给林涛。


林涛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有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一下下刺激将要饱和的神经,第一次让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如此的鼓噪。可秦明的话字字喋血,砸在心里。他甚至可以大言不惭的说他有多么多么的爱着秦明。可笑的是现在他要为了那么棘手的东西将枪口指向秦明。 秦明白生生的颈子暴露在他面前,他甚至隐约看见了几天前的夜里他亲自留下的吻痕。 “来吧,林涛。” 林涛听见秦明淡然的声音,好像早就准备好了迎接这场死亡。林涛从没见过这样的秦明,他开始颤抖。秦明却笑的更明显了,他感受到了林涛的颤抖。秦明少见的笑意刺伤了林涛的眼,秦明却仍不依不饶。“你以前拿枪,手从来都不会抖。”

【林秦】松间鸦

ooc属于我,bug属于我。

见谅。


-壹-

 

龙番市。一个近乎传奇的城市,政坛风起云涌的同时,各种地下组织也都在蠢蠢欲动,黑白两道相互巴结,纠缠不明。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在夜幕与霓虹喧闹的假象掩映下,这座城市脱下伪善的浮华,露出灰色的爪牙,贪婪的盯着活跃在阴暗处的蝼蚁,名副其实的欲望之都。

 

灯红酒绿的风月欢场无疑是最佳的狩猎地点,林涛看见舞池里形形色色的男女恣意扭动着腰肢,情侣在角落里热吻到昏天黑地,路过卫生间还能听见隐忍的喘息和肉体交叠拍打的声音。林涛嘴角浮起笑意,然后他走到吧台边上坐下,目光漫无目的的游离着,不时有些微醺了的单身男女过来向林涛搭讪,却都被林涛一一拒绝。然后他抬手敲敲吧台台面,与调酒师目光交汇片刻,调酒师点头会意。不多时,低矮的石头杯被推到林涛面前,玻璃碰撞冰块发出悦耳响声,赤金色的酒液反射出吊诡的光。林涛才端起杯子,刺耳的玻璃破碎的动静传进耳廓。听见动静的调酒师脸色暗了暗,林涛脸上却笑了出来。这间酒吧是松云会名下的,林涛今天来看看场子,没成想就碰上了有人闹事儿。林会长循着声音到了出事的地方,却也只是藏在人群中看着三五个看着不面善的小伙子正对峙着,有人认出林涛来,大声喊了一嗓子涛爷。被人围起来的小伙子听见林涛在这儿顿时变了脸,扭头在人群里望着。

 

最后林涛低着头,一手插兜一手摸着鼻尖儿,慢悠悠的从人群里晃出来,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毛头小子也不打架了,都站成了一排,低低压着脑袋。他们几个谁心里都清楚自己跟这个敢带人反水还成功上位的疯狗是比不起的。林涛慢慢放下手,似笑非笑的神情让几个人有点毛毛的。林涛的目光扫过站的整整齐齐的一排,挑了地方坐下之后不紧不慢的扫了一眼地上的玻璃碴子。他发话:“怎么不打了?摔碎的家具餐具,价钱按双倍赔偿。”语气里满是处于高位者的游刃有余,不明事的普通人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渐渐散了。正当几个闹事的小伙儿准备松口气的时候,林涛却兀自发声。同刚才藏点儿笑意的轻松语气截然不同,甚至有些阴冷,他问:“刚才,是谁认出我来的?”

 

喊出名字的人知道自己犯了错,悻悻地站出来。“你知道这儿是我的地盘,还闹事儿?”林涛站起来,走近那人打量片刻,“谁家的?”林涛抬手轻轻拍了拍面前人的下巴,最后一下使力钳制住人下颚迫使抬头。他眼里已经有了些许不耐烦,毕竟让对家的人在自己地盘挑事儿放谁身上都不乐意。“我在问你,你是谁家的?”小黄毛被林涛捏的下巴生疼,把嘴唇都咬白了。最后惨白着一张脸,咬着牙心不甘情不愿的报了家门。林涛听见他说:“闻鸦组。”

 

闻鸦组?我好像见过......林涛在脑海里飞快的搜索了一下与其相关的记忆,那个闻鸦组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话不多的组长,好像总是一身西装革履,背头梳得一丝不苟。几个眼神手下就噤声不语——他怎么会有这种在这儿滋事的手下?林涛心里犯了阵嘀咕。特意叫人仔仔细细的核查一遍,才向闻鸦组那边送了消息。秦明得知此事时本意想交由手下处理,可精明如他,转念一想似乎是时候去见见那位上位的能人了,愣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再轻轻冒出一句“定地方,回信。今晚,闻鸦组做东。”

 

当晚秦明一身缎面深黑西装,硬生生将本是与儒雅孱弱搭配的缎料穿出一身强硬的萧杀。秦明坐在正主的位置上,手腕微动轻摇高脚杯里深红色的酒液。他的手生的好看,稍稍转转腕关节就露出一截皙白的手腕,光影的映衬下让突出的腕骨与本就分明的指骨骨节更为明显,只消一双手便是致命的诱人。秦明一双玄眸看不出神情,只是望着挂壁的红酒有些许出神——他早就听说那个什么土的要命的忠义厅老大手底下养了一条叫林涛的恶犬。他也曾有机会见上了他一面,只是那时候林涛还只是低着头跟在原来的老大身后原本。可秦明觉得哪儿不对劲,这个人把他的欲望藏得太好了,乖巧的不像是个......能安心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秦明心底涌起些许不明不白的苦涩滋味,也不知该如何断定。

 

而秦明的直觉一向准确。不多日,忠义厅易主更名并且毫不手软的进行人员换血的事儿几乎传遍了整个龙番,而新上任的当家不是别人,就是林涛。秦明没由来的漾起抹笑,小小的感叹了一把打拼那么多年的老头子用人不淑,辛苦经营的家业就这么改了名换了姓。可真是树大招风。

 

“笃笃笃。”敲门的声音。

 

现在,松云会的会长就在他门外了。


占tag致歉

是这样滴。。
想试一下林秦跟伊辛的兼容性。。
大家都是警察嘛x
请问两边的太太们有没有什么意见&建议。。
欢迎提梗!
可原著可au!

【林秦】松间鸦(设定及试读)

私设:

 

秦明:幼时丧父,随后被推上闻鸦组一把手的位置。在风雨飘摇中逐渐成长,没少吃苦头,在父亲留下的心腹的帮助下坐稳老大的交椅。

 

林涛:看似没心没肺实则八面玲珑,本是帮会里的二把手,野心促使带人反水倒戈,更名帮会为松云会,颇有城府。但动用感情至深是一大弱点。

 

李大宝:秦明父亲收养的孤儿,跟秦明同岁,从小被秦父安排送出国门学习,秦明的心腹。

 

闻鸦组:地下交易负责暗杀寻仇,倒卖政界信息。明面上是小有名气的政客。靠着秦明和李大宝的政界头脑在黑白两道游刃有余。名字来源 @黯煜YUYUYU

 

松云会:原名忠义厅,后林涛反水倒戈,人员进行大换血只留了得力心腹,嫌弃名字老土改名松云会。     名字来源:被松筠,笑他孤冷。

 

其余什么李大宝的嗅觉之类的沿用原设定。至于大纲嘛。

嘿嘿嘿。保密



“犯事儿了?”

 

秦明脸一沉,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都透着股凉气儿,一身黑色西装依着白墙看着扎眼,身边气场都冷下来三分。对面的人不说话,低着个头,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头发往下滴答着水,砸在地上洇出一小块痕迹来。秦明也不废话,手摸着自己西装后摆探到了后腰,反手就把别在皮带上的匕首抽了出来,探身抬臂再落手只听见啪的一声。匕首被秦明拍在了桌子上,秦明正在气头上。李大宝缩了缩脖子,隔着大老远外加一面玻璃墙都能够感受到秦明冰箱一样的气场。桌子对面的男人抿了抿嘴,慢慢的抬起头来,却不敢直视秦明。苍白的嘴唇蠕动片刻却只嗫嚅出一句细若蚊嘤的抱歉。似乎做了出卖组织的事的人不是他一样。这反而让秦明试着冷静下来,可是徒劳,他几乎快要气得发抖。

 

那种神色让他想起了自己刚刚继承父亲位置时手下人的不屑。李大宝也意识到了,她的思绪不由得飘远到很久以前,那时候还没有什么人信服秦明,直到他当着全组的面动手杀了一个小动作很多的手下。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不适时宜的老成,眉头轻轻蹙起,咬着下唇抽枪拉栓举枪,瞄准再到扣动扳机。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呆了不少人。枪响过后秦明转过脸来,他脸上还沾着点儿才溅上去的鲜血,映的他皮肤更为白皙。

 

秦明抿了抿唇转过身子面对着下面的一票人马,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


“我是秦明,秦颂的儿子。”秦明眼里隐隐约约闪烁着光芒,“今天我在这儿告诉你们,只要我秦明一天活着,闻鸦组你们谁都别想染指。”他抬手,黑洞洞的枪口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眼神晦明变化间李大宝觉得,这个跟自己同龄的男孩子,好像长大了许多,却又依旧带着恰到好处的少年狂气。李大宝听见他继续说,那也是给李大宝,乃至在座各位最为震撼的一句话。

 

“这闻鸦组,是我的地盘儿。”

 

那年他十六岁,是坐上组长位置的第三年。


我滴要求并不高!!过40个小红心就真·开坑。预计中篇,看篇幅吧。

周更。偶偶西属于我。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