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毕深】清明时节雨。

*瞎xx写。ooc高亮。
*一个清明刀。
*半个意识流?

天阴沉沉的,清明时节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丝风片中带着初春的冷意。冷雨斜斜地擦过毕忠良的耳畔与脸颊,打在青石板路上洇出一片暗色的水痕。毕忠良抬头看着天,任由不紧不慢的雨丝打湿他的脸。他叹了口气,开始想念那个剃头匠指尖轻轻点画在他脸上的抚触。

毕忠良买了束花,但他不知道花的名字,他向来不在意这些。他只觉得好看,而且那花像极了陈深,从骨子里就带着一种决绝的高傲。一簇簇白色的小花掩映在绿叶中,花叶上都沾了雨水,看起来清新热烈而又孤寂。

毕忠良要去见他。但他并不喜欢今天这个日子。他觉得多少有点晦气。他没打伞,沿着石板路一直走着,肩膀已经被雨浸出一片深色。他想,陈深若是看见了会说些什么。

“老毕你怎么不打伞啊,感冒了怎么办?”

他眼前浮现起青年有点担心的模样,笑了。毕忠良加快了脚步,他想快点见到陈深。

陈深一直在等他。他坐在小路边的长椅上。他也没打伞。看见了远处走来的毕忠良,陈深笑了。他起身不着调的赠予一个飞吻。毕忠良依旧是说他没个正经。然后自顾自的从怀里掏出壶小心翼翼护着的温好的花雕。他倒了一杯给自己,一杯放在陈深面前。

雨已经停了,青草和泥土的气息混着花雕的酒香钻入鼻腔,陈深弯起眉眼,笑了。他说他喜欢这种味道。毕忠良把花放到陈深面前,随后抬手轻轻描摹着陈深的眉眼。毕忠良问,你回来好不好。

陈深说,你看看我,毕忠良,我一直在啊。

阴郁的云翳遮不住阳光,大束大束的阳光通过云层之间的缝隙洒下来。

陈深被阳光穿透了半透明的身体,他站在自己的墓碑后看着毕忠良狠狠拥抱那冰冷的石碑。

石碑上那小小的照片正笑的无邪。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