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九辫一个无题片段。

云雾绕山。:

副官九 X 军官辫 (初见的场合
ooc归我。
九辫首作竟然是个短打。


想要repo。拜托了。
幸会,百里烟。

杨九郎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颀长的身板挺拔而骨感,土黄的军装板板正正的裹在身上勾勒出极尽禁欲的味道。二指来宽的皮带往腰上一缠,姑娘见了都要眼红几分。脚上一双军靴擦得锃亮,一双黑色羊皮手套覆着那双骨节分明纤长好看的手。头发全都一丝不苟的背上去,面堂上白白净净分明一张书生的脸,可一双丹凤吊梢眼偏是藏着媚人得意味,撩人心弦又拒人千里。粉嫩的一双薄唇只消一抿便是个让人难以捉摸的笑意,活脱脱的一只狐狸。

可杨九郎心里可都跟明镜儿似的,眼前这个男人长得文气,可要是他一跺脚,这天津城里甭管是官儿爷还是地痞流氓,都得恭恭敬敬的低下头来喊声二爷。

张九郎正看着那好看的男人发呆,那双手就慢吞吞的摸上自己后腰,从枪套里摸出了手枪。杨九郎还没琢磨过来呢,就听见枪栓咔咔几声响,再回过神来黑洞洞的枪口就对上了自个儿脑门儿。

好看的男人眉毛一挑,笑了。他张口就问:
“小眼儿八叉的,盯我那么长时间,嘛呢?”

这声音是真好听。杨九郎想,就是折这儿也值了。

tbc or end.

评论

热度(34)

  1. 乌鸦.郁结无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