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Utopia-(叁)

http://aya-yixin.lofter.com/post/1d0e0261_e693416(壹)

http://aya-yixin.lofter.com/post/1d0e0261_e59c5aa(贰)


-失踪人口回归

-处花属于76号,ooc属于我
-糖堆属于76号,ooc属于我
-老毕属于我:-)崩了我也要
-期待喜欢!


 “Now kiss as lighter.”

唐山海的吻好像火花,落在陈深光裸白嫩的皮肤上很快便燃起一片烧灼着情欲的火。唐山海抵着陈深的肩膀把他压在墙上。陈深逐渐被撩拨的火热的身体在接触到冰冷墙面的一瞬轻颤了下,伴着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喘息。喘息即使清浅却仍被唐山海捕捉到了,他变本加厉的咬噬着陈深的唇,衣物凌乱的丢了一地昭示着一场激烈的性爱。两具年轻姣好的身材交叠相拥,恣意亲吻,美好而色情。原始的欲望将两人统统吞没,陈深压抑的喘息混着唐山海沾着情欲的沙哑的低吼,勾勒出了一室旖旎的春色。“陈深。”唐山海的动作激烈到像是要把陈深融进骨血,低沉的嗓音在陈深泛着红的耳廓边一个劲的喊着他的名字。陈深觉得心里像是被猫儿轻抓一样,痒痒的。他下意识的将那双修长笔直的双腿缠上唐山海精壮的腰肢,更加方便了唐山海肆无忌惮的顶弄,陈深扬起脖颈任由唐山海在他身上留下一个个痕迹,羞人的甜腻喘息也在一声变了调的愉悦呻吟后不再被压抑。走廊里奉命蹲着的刘二宝听到那声明确了目的的呻吟后则是一刻也不敢怠慢的回到了处里。

“你们头儿呢?”毕忠良捧着温热的白搪瓷杯黑着一张脸。“不…不知道。”扁头不敢看毕忠良那双鹰一般的眼睛,他怕谎言被看穿。他很清楚陈深的去向,但他不敢说。毕竟会都能看的出来,毕处长对于他们的一分队长是有那么点感情的。但不必言说,毕忠良其实已经很清楚发生了什么。
   
对,毕忠良喜欢陈深。这是真的,想要把他占有的喜欢。可一想到他想要得到的人却在别人身下婉转承欢,毕忠良就有种压抑不下的冲动,但他怕,他不想破坏他们之间那如履薄冰的信任。毕忠良一言不发的坐在办公室里喝着花雕,气压低的能压死人。毕忠良感到气愤,他气陈深隐瞒他。他揉了揉太阳穴,感到头皮有些发麻。

要下雨了,毕忠良想。

毕忠良不喜欢下雨天,那会让他头上的伤口隐隐发麻做嚣,但他对雨天反而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头皮发麻胀痛的同时,那个穿着军装脸上混着泥土和血污,身上一股子火药味道的陈深总是会挤进他的视线,他总是会想起那个在战场上不顾一切把他从死人堆里,从鬼门关拉回来的那个会剃头的军人。那时候他不会花天酒地,不会留恋风月。毕忠良放下手里的白瓷杯慢慢踱步到窗前,雨丝斜斜的打在窗上,接着昏黄的路灯晕开一片诡丽的光晕。毕忠良眯了眯眼,他看见路灯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倚着路灯淋着雨,明灭的烟头像是要点燃这场不明不白的雨。路灯下的人抬起头,白净的脸上蒙上一层薄雾,他的目光却穿透了烟雾直勾勾的撞进了毕忠良眼里。

那是陈深。

毕忠良拿起伞,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投入那一片夜色的雨幕中,来到了陈深身边。雨点打在伞面上的声音愈发密集,初春的雨多半是冰冷的,连风里都带着凉意。陈深将最后一口烟不紧不慢的呼出,潇洒的把烟头丢进脚边的水洼牵起一圈小小的涟漪。两个人都不说话,陈深的嘴角挂着毕忠良熟悉的笑。毕忠良撑着伞,小心翼翼的将陈深包围在伞的阴影里,自己却淋湿了肩头。

在陈深准备抽出第二支烟的时候,毕忠良忍不住了。但他是想要等陈深自己说的,他只是抓住了陈深的手腕,毫无波澜的看着他。陈深依旧是笑,毕忠良皱眉,他不喜欢陈深这样的笑,带着苦涩和妥协。陈深清了清嗓子,说“我和他上床了。”嗓音里还带着听得出来的沙哑。毕忠良看见他领口遮不住青紫吻痕,心烦意乱。

“陈深,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