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伊辛】破晓

[黑化谷春预警]
[时间跳跃预警]
[OOC高能预警]
[期待喜欢。]

已经是凌晨了。

厦门的凌晨。天蒙蒙亮着。远处的建筑被蒙在一片灰黑色里。借着熹微的光线氤氲成一大团理不清的灰色。辛小丰看着窗外,有些恍惚。这样他想起了在他还是个协警的时候,那个徘徊在街上等车去金元岛上拿小金鱼的那个蒙蒙亮的凌晨。

人不能总活在回忆里。可辛小丰就是愿意在回忆的泥沼里挣扎,最后越陷越深。每每当他会想起过去,他总会点上一支烟,作为对往事的祭奠。可是这次,他没有。他赤着脚站在阳台上和着微凉的晨风望着远处。忽地,辛小丰扯动了嘴角咧出个自嘲的弧度,带着些恶意,他啐了口唾沫,眼底弥漫着阴郁。

“去他娘的过去吧。”

他现在是个死人。

【Before】
辛小丰俯下身子去紧盯着桌子上的玻璃板。知道一切都晚了。
他甚至能够想到伊谷春对比着指纹那幅难以置信的眉头紧锁又偏偏带了那么一点点喜悦的样子。那只鞋子,终究还是要掉的。
“小丰!放手!!!”他是这么说着的“我去过天界山了。”
辛小丰看着伊谷春的眼睛,呆滞了那么几秒。耳边的风声与嘈杂全都化为乌有。手上拉着伊谷春的力气也泄了几分。眼神中流露出哀伤与挣扎。放开他吧。他想着。手上的拉扯负重让他从失神中回过神来。“求你了!!”他不要命的喊着。
也确实是不要命了。

【After】
他在一片昏暗中醒来。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微弱的光线。
现在是几点?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他身边还有一个人。熟悉的烟草味道。伊谷春。
“醒了?”伊谷春很是时候的察觉到辛小丰的状态。辛小丰发现他的声音哑的不像样,像是地狱里的阎罗,带着嗖嗖的冷风。有点让人害怕。
“头儿…”他开口。他被那人紧紧的拥在怀里。全身赤裸。
“别再喊我头儿。你已经死了。”不用看着他的眼睛都能够想象到他眼神中带着的傲慢。他不像伊谷春,可他就是伊谷春。“我改了你的体重。把药偷换成了安眠药。然后…。我注销了你的户口。”伊谷春说着,言语里带了笑意“你现在…该叫什么?伊小丰?”
辛小丰听着这些,感觉凉意一丝一丝啃食着骨血。那阿道呢?比觉呢?干。这不是伊谷春。
“你为什么这么做…?”他开口,声音轻缓却颤抖。包含着愧疚与落寞,还很好的隐藏了那一丝丝恨意。
“因为我爱你。”伊谷春说着,狠狠啃咬上辛小丰的唇。
一缕金色透过窗户洒进房间。破晓的光芒让辛小丰想起凌晨前的永夜。就像他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天。
可是,他的太阳不再闪耀。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