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不良paro。黄少天的自戏,

雪夜,发丝上纠缠的雪花在路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身上只是单薄的连帽衫,手揣在口袋里。把玩着什么。

“哟,来啦。”

平淡的语气。

来人身上一副痞子的气息。见了自己面部表情诡异的扭曲着。哦?无聊的人。
右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微微扬起下颚将烟燃起。深吸一口后缓缓呼出。烟雾袅袅。

那人咒骂着扑过来。

不满的啧了一声。抬手将刚才燃起的烟戳在人眼角。那人惨叫着。刺耳。

“还来吗?再来就不是眼角了。”

那人死死握着自己手腕。咬牙切齿,一副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嘿,有意思。那我就奉陪到底咯。

顺势扭过人手腕狠狠下压直到听到骨头传来碎裂的清脆声响,弓腿压低重心拽过那人向上提起甩下一个过肩摔。直起身子呼出口气把人拖进深幽小巷。重新掏出烟点上。嘴角挂着轻蔑笑容。“怎么样?服吗?”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也退了出来。明晃晃是一把弹簧刀。此刻正在手里闪着寒光。

“哟,腿软啦?真怂。”刀侧拍拍他的脸,偏头狠狠啐了口唾沫。“他妈的你还以为老子不知道?叶修那所谓的意外事故是你故意的吧。”那人已经瘫坐在地上,近乎哀求的看着自己。“恶心。”提起那人领子重重甩在墙上,同时将刀子刺入那人腹部,手腕轻微转向,在那人腹腔中绞动片刻。

“叶修岂是你碰得起的?”

退出刀子看着暗红色血液染红雪地。动动手指弹下长长一截烟灰。冷哼一声。“能不能死。就看有没有人救你了。”

转身离开了偏僻无人的小巷。烟头在风雪中一明一暗的闪着。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