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借个火。

*意识流片段。ooc预警。



Thomas站在灯红酒绿的街口。云层翻滚着淹没阳光,天色变得昏昏沉沉,偶尔有几只麻雀扑棱着翅膀低飞过天空。
Thomas单腿蹬着路灯杆斜斜的站着,不时左顾右盼一下—他在等人。本就阴郁的天色变得更加昏暗,路灯亮了,橙黄色落了Thomas一肩。柔顺而蓬松的头发为他的脸庞投射下阴影,他从兜里摸出烟盒跟打火机,然后弓起身子,把烟叼在嘴里,用手拢住打火机的火焰小心的将烟点燃。火光让他的脸容清晰了些,但也只是一瞬。呼出的烟雾又让他朦胧起来了。



诱人而神秘的金发恶魔。




Thomas拒绝了所有人的搭讪,直到一个黑发男人叼着烟走向他。


“You’re late,Dylan.”



Thomas咧开嘴角笑了,英国口音带了点烟草熏染的沙哑,听起来像是恶魔的低语。他浅浅吸了口烟,将烟雾都喷在Dylan脸上。Dylan不说话,看着他只是笑。然后他伸手揽住了Thomas的脖子,他衔着的烟头不断靠近Thomas的那根正燃着的,Dylan好看的蜜糖色眼睛轻轻眯起,仔细的翘着那两个已经贴在一起的烟头,未燃起来的那根微微被烤焦,Dylan吸了口气,烟头便冒起星星点点的红光。他的手已经顺着Thomas的后颈摸进了他的金发里,那种手感像小动物,毛绒绒的。
想到这儿,Thomas笑了笑。 两个人现在的姿势从后面看就像是深吻着的恋人。等烟草的苦涩滚过他的味蕾之后,Dylan松开手后退一步,骨节分明的手指夹住烟嘴,Dylan也呼出一口乳白的烟雾,两人的吐息被路灯染成了甜橙的颜色。明灭的橙色从一点变成两点。
这时候Thomas的身体离开了路灯,他一手夹着自己的烟,又伸手拿过Dylan衔着的烟。

Dylan抱臂看着他,带着笑意。然后Thomas凑过去,吻上了Dylan的唇。Dylan扣住Thomas的后脑,舌肆无忌惮的闯入Thomas的口腔攻城略地,Thomas手里夹着的两支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扔到地上,他的手攀上Dylan的后背,迷蒙的烟雾使两人之间更加暧昧,Thomas将烟渡给Dylan,苦涩再次蔓延。两个橙色的光点紧靠在一起,像路灯下的他们。

评论(4)

热度(30)

  1. Alrgh乌鸦. 转载了此文字
  2. Alrgh乌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