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林秦】松间鸦

这是最最开始的脑洞。
因为这个片段起了想要写林间鸦的心思。
OOC我的。

一个关于野心与爱的故事?(误)

最后的最后。林涛的手探到自己后腰,取下了那把从秦明那儿死皮赖脸顺过来的枪,枪身黑的发亮,看上去被保养的很好。 秦明在林涛前面两步左右的位置,灵敏的听见了金属枪栓碰撞子弹上膛的声音。后者的脚步声渐渐急促起来,秦明也不跑,反而站在了原地。他听见皮鞋鞋跟踏地的声音在他身后停下。紧接着,枪口顶在他第七颈椎的位置。 秦明打了个冷颤,“枪口好凉。” 他想。


两个人都应该猜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在见面的时候。 秦明很从容。他声音里带了笑意,重复了一遍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林涛说的话。“久仰林先生大名。”然后秦明慢慢转过身,抽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刀刃毫不留情的顶在林涛的脖颈上。 有点疼。 但秦明深谙人体构造。那个位置割破后很难死人。 林涛见他转身也不意外,冰凉枪管上移至脸颊反复的磨蹭,不时轻戳。秦明继续说着“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


秦明看见林涛眼里复杂的情感。他甚至能够断定林涛内心深处有多么的挣扎和绝望。秦明想笑,神情却依旧如常。可他眼里却也多了悲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秦明自顾自的开口,“你要我手底下地盘,权利,人脉。可你知道有我秦明在一天,你拿到的那些就不会被人认可。” 秦明直勾勾的看着林涛的眼睛,他的目光湿漉漉的,眼眶有点潮湿泛红。林涛静静听他说着,秦明的话像是一把剪刀,把那些缠绕在他心里对于权野欲望的藤蔓一一剪掉。然后林涛不得不狼狈的面对他小心翼翼藏好的,对于秦明的一颗热腾腾的心。“所以你只有杀了我。我明白。” 秦明的嘴角挂上自嘲,放下了拿刀的手。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将白皙而脆弱的脖颈完全的暴露给林涛。


林涛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有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一下下刺激将要饱和的神经,第一次让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如此的鼓噪。可秦明的话字字喋血,砸在心里。他甚至可以大言不惭的说他有多么多么的爱着秦明。可笑的是现在他要为了那么棘手的东西将枪口指向秦明。 秦明白生生的颈子暴露在他面前,他甚至隐约看见了几天前的夜里他亲自留下的吻痕。 “来吧,林涛。” 林涛听见秦明淡然的声音,好像早就准备好了迎接这场死亡。林涛从没见过这样的秦明,他开始颤抖。秦明却笑的更明显了,他感受到了林涛的颤抖。秦明少见的笑意刺伤了林涛的眼,秦明却仍不依不饶。“你以前拿枪,手从来都不会抖。”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