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林秦】松间鸦(设定及试读)

私设:

 

秦明:幼时丧父,随后被推上闻鸦组一把手的位置。在风雨飘摇中逐渐成长,没少吃苦头,在父亲留下的心腹的帮助下坐稳老大的交椅。

 

林涛:看似没心没肺实则八面玲珑,本是帮会里的二把手,野心促使带人反水倒戈,更名帮会为松云会,颇有城府。但动用感情至深是一大弱点。

 

李大宝:秦明父亲收养的孤儿,跟秦明同岁,从小被秦父安排送出国门学习,秦明的心腹。

 

闻鸦组:地下交易负责暗杀寻仇,倒卖政界信息。明面上是小有名气的政客。靠着秦明和李大宝的政界头脑在黑白两道游刃有余。名字来源 @黯煜YUYUYU

 

松云会:原名忠义厅,后林涛反水倒戈,人员进行大换血只留了得力心腹,嫌弃名字老土改名松云会。     名字来源:被松筠,笑他孤冷。

 

其余什么李大宝的嗅觉之类的沿用原设定。至于大纲嘛。

嘿嘿嘿。保密



“犯事儿了?”

 

秦明脸一沉,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都透着股凉气儿,一身黑色西装依着白墙看着扎眼,身边气场都冷下来三分。对面的人不说话,低着个头,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头发往下滴答着水,砸在地上洇出一小块痕迹来。秦明也不废话,手摸着自己西装后摆探到了后腰,反手就把别在皮带上的匕首抽了出来,探身抬臂再落手只听见啪的一声。匕首被秦明拍在了桌子上,秦明正在气头上。李大宝缩了缩脖子,隔着大老远外加一面玻璃墙都能够感受到秦明冰箱一样的气场。桌子对面的男人抿了抿嘴,慢慢的抬起头来,却不敢直视秦明。苍白的嘴唇蠕动片刻却只嗫嚅出一句细若蚊嘤的抱歉。似乎做了出卖组织的事的人不是他一样。这反而让秦明试着冷静下来,可是徒劳,他几乎快要气得发抖。

 

那种神色让他想起了自己刚刚继承父亲位置时手下人的不屑。李大宝也意识到了,她的思绪不由得飘远到很久以前,那时候还没有什么人信服秦明,直到他当着全组的面动手杀了一个小动作很多的手下。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不适时宜的老成,眉头轻轻蹙起,咬着下唇抽枪拉栓举枪,瞄准再到扣动扳机。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呆了不少人。枪响过后秦明转过脸来,他脸上还沾着点儿才溅上去的鲜血,映的他皮肤更为白皙。

 

秦明抿了抿唇转过身子面对着下面的一票人马,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


“我是秦明,秦颂的儿子。”秦明眼里隐隐约约闪烁着光芒,“今天我在这儿告诉你们,只要我秦明一天活着,闻鸦组你们谁都别想染指。”他抬手,黑洞洞的枪口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眼神晦明变化间李大宝觉得,这个跟自己同龄的男孩子,好像长大了许多,却又依旧带着恰到好处的少年狂气。李大宝听见他继续说,那也是给李大宝,乃至在座各位最为震撼的一句话。

 

“这闻鸦组,是我的地盘儿。”

 

那年他十六岁,是坐上组长位置的第三年。


我滴要求并不高!!过40个小红心就真·开坑。预计中篇,看篇幅吧。

周更。偶偶西属于我。嘻嘻。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