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十月一号

#国庆撸一个林秦短打
#糖。手生复健。
#高成分ooc请注意。
#望食用愉快。期待喜欢。

九月三十号。

一大早就被闹铃吵醒的林涛有些不快的撇撇嘴,艰难的挣开毛巾被的桎梏。双手十指深入发间自暴自弃的猛揉一番,然后叹了口气。

他妈的,秦明怎么这么难追。

林涛仰起头来就向后倒,背部再次陷入算不上柔软的床榻。他看着白生生的天花板,有些懊恼的想着。林涛眼前浮现出昨晚不可描述的梦,他看见跪在他腿间满脸羞赧却专心致志服侍他的秦明。他骂了句脏话光着膀子不情不愿的走进浴室。

比人体温度略低的水打在林涛身上,却浇不下去那股邪火儿。林涛跟自己站的笔直的小伙伴大眼瞪小眼就这么在花洒下面淋了半天。最后林涛还是决定用手解决,然后他光荣的迟到了。

迟到算个屁。林大队长还是签了到就直奔法医办公室。一脸狗腿的笑容扎的李大宝睁不开眼睛。秦明低着头处变不惊的看着手里那本《怪癖心理学》。林涛把苹果放在秦明手边的桌子上,还贴心的垫了张纸,然后坐回秦明对面,像等待奖励的犬科动物一样充满期待的看着秦明。

秦明这一页书看了半个小时。

他没办法忽略林涛烙在自己身上的发烫的目光。他觉得他快要被这道炽热的目光盯化了。秦明骨节分明得手指捻了捻纸页——实际上他什么都没看进去,他只是想缓解尴尬。但似乎没有什么拔群的效果。秦明抬头,巧妙的避开林涛的视线去打量那个苹果。

苹果上还带着水珠,刚洗过。红里面带点青,还散发着诱人的果香。秦明不动声色的吞了吞口水。这个苹果勾起了他的食欲。于是他把书签夹在书页之间,然后慢慢拿起了苹果。秦明用余光瞥见林涛身后快要摇断了的尾巴。他拿着苹果咬了一口,酸甜的汁液和微凉爽脆的果肉极大限度的满足的秦明的味蕾。他抬头看着林涛微微笑了一下,说:

“谢谢。”

林涛激动的想围着警局跑几圈然后一个三百六十度后空翻落地打一套天马流星拳。他看着秦明一口一口把苹果吃掉。像是欣赏一幅画。但你知道的,吃东西的时候被人盯着很不好受。秦明有些不知所措。虽然这样的事情一天都要上演一次,但秦明似乎还不怎么适应。他低头用纸巾擦去嘴角的果汁,把纸团攥在手里。

李大宝表示自己闻见了一股,初中生式恋爱的味道。整个警局都知道了林涛喜欢秦明,只有秦明一个人不知道,也不明白他是装傻还是真傻。偏偏做个傻白甜女主的角色。李大宝叹气,然后带上了自己的墨镜。而秦明其实是知道的,而且他也很喜欢很喜欢林涛,可他不敢说。

看见秦明笑脸的林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小黑告诉他应该乘胜追击,不如今晚告白。林涛刚开始有些犹豫,在众人的怂恿下还是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于是当天晚上,因为外勤信访并不知情的李大宝一脸懵逼的看着隔壁刑警队的队长抱着一束大红玫瑰一脸苹果红宛如纯情处男一样磕磕绊绊向自己的爱慕对象,也就是自己的上司告白。

不行,不行不行。太劲爆了,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李大宝觉得自己眼前满是粉红色的小爱心飘来飘去,就差脑内循环TOKYO HOT的BGM。面对林涛的表白,秦明表示猝不及防。他站在原地看着那捧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他看见林涛的狗狗眼里闪着光,是紧张是激动是希望。然后秦明又笑了出来,他觉得这样的林涛像个孩子一样,傻乎乎的。秦明收敛了笑意,又是那一副冷漠的样子。

然后他从林涛手里接过了那束花,连同林涛一起抱进了怀里。

秦明的拥抱很轻,一方面是怕压坏了好好的一束花,另一方面是林涛自己有点飘。小黑和李大宝带头起哄。多半是表示解脱,两个人终于不用互相暗恋了。

你问林涛为什么飘?

林涛说在老秦抱住他的时候,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们恋爱吧,明天举国同庆。”

十月一号。

林涛是被咖啡的香味叫醒的,秦明在闹铃响起的前一分钟关掉了闹钟,叫林涛起床洗漱吃早饭。林涛看着秦明穿着白衬衣在厨房忙碌的背影,慢慢扬起笑容,然后微微一硬。

“宝宝——我——”
“闭嘴林涛。”

附。
以刑警队和法医李大宝为首的一众公职人员表示。当初为什我要撮合俩人在一起。狗粮吃到撑。谭局,我想回家。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