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拙笔愚墨妄改离分,孤语无言一人为哑。 阿哑

—毕深—小米粥。

*破百福利
*中考前攒人品。ball ball你们多给我点点小红心

陈深生病了,而毕忠良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陈深有胃病,那天半夜突然就疼了起来,折腾的陈深在凌晨时分疼出一身冷汗,而陈深也只当做以往一样忍一忍就过去了的痛感,就着温水吞了止疼片便又深深入睡,如同往常一般,陈深在阿四的犬吠声中醒来,他觉得胃依旧隐隐作痛,但并没在意。

毕忠良这几天出差,陈深就是代理处长。陈深坐在椅子上颇有几分心猿意马的感觉,而同时他也觉得胃部的不适愈发明显,直到止痛片彻底失去作用,痛感张牙舞爪的向他涌去,胃疼的厉害,他甚至没有精力去思考其他。他伏在桌上,汗珠挂在前额,面色苍白的样子将来送档案的柳美娜吓了一跳。柳美娜担忧的望着他,几乎全76处都知道陈深的胃是出了名的娇气,自从陈深被查出胃病几乎就被毕忠良捧在了手心,吃穿用度几乎都要过了毕忠良的眼。偏偏这几天毕忠良不在,陈深有没有到点吃饭的习惯,胃病不找他找谁?

柳美娜给陈深到了一杯热水,将文件带回了自己的办公窒,毕忠良会在中午前后回到处里,所以那些并不重要的文件晚一些也没有关系。陈深现在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办公。可76处不止只有档案室要上报文件,所以很快的,全处都知道了陈深胃病发作的消息,除了毕忠良。

陈深被胃痛折磨得几近虚脱,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其他,他只希望毕忠良快点回来,这样他就可以交差回去老老实实做他的一份队队长,该偷懒就去偷懒。陈深近乎是颤抖着呼出一口气,近乎同时,毕忠良就风风火火的冲进办公室,远在早在毕忠良回到76处就已经有人给毕忠良送了信。毕忠良也早有预感,这次出差小赤佬肯定不会让自己省心。果不其然。

“刘二宝!备车去同仁医院!”毕忠良打横抱起陈深就往外跑,他觉得陈深甚至轻了好多。他抱着陈深坐进车里,陈深的脸因为疼痛而毫无血色,他看着陈深的脸暗暗叹了口气,将手搓热为陈深暖着胃,期望以此减轻他的疼痛。“小赤佬……”毕忠良垂首吻了吻陈深的额头“不让我省心。”陈深听见毕忠良的声音,慢吞吞的将眼睛睁开条缝。“老毕……”陈深往毕忠良怀里蹭了蹭 疼痛折磨得他实在没有精力或是能力去想其他的。最后陈深眼前一黑,不知是因为痛极或是困倦。

等陈深醒过来已经是深夜了,毕忠良坐在他床边握着陈深的手轻轻摩挲,见人醒来松了口气。毕忠良刮刮陈深鼻尖,难得卸下了一身的锋芒。“小赤佬,我不在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是的伐?”陈深另一只手吊着葡萄糖,他觉得已经好多了。“诶呀。。胃疼又死不了人。”他笑了笑,想着毕忠良怕是又要责怪自己,便趁着毕忠良说话之前利索的扯开了话题。

“老毕!我想吃你包的小馄饨!”
“没门,馄饨太荤,这几天你只能喝小米粥,好好把胃养好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小馄饨!老毕!”

评论(12)

热度(96)